光速前进的2016

img_4309

2016年我是以光速前进的。

上半年还在USC和Berkeley念书。二月份开始找工作,前后一个多月,三月底拿到了offer, 五月份顺利完成USC的硕士学位,毕业设计一结束第二天立即奔赴西雅图开始新工作。随后十分幸运的,猫君君在结束荷兰总部的战略项目以后,接受了新的职位,地点任选,他得以来西雅图跟我团聚。

我们把家搬来了西雅图(还公路旅行把我们的车从LA开到西雅图),新家在城里Belltown一幢能看见海的公寓,离我公司走路20分钟的距离。此时正好是暑假不用上课,而且我还在新工作培训期,每天基本5点前下班。我们每天去家附近的公园看海,散步,每周换着不同的餐厅吃饭,参加各种展览,音乐会,去公园野餐,开车去森林公园爬山远足,和朋友们去酒吧嗨皮…… 我们在西雅图度过了一个极其美妙的夏天。

转眼间,美好的日子就结束了。

八月份MBA开学,我又开始了每周一飞的日子。这学期上的三门课——创业创新课,公司运营,以及战略管理——课业十分紧张,每次上课前基本是100页左右的阅读量(案例,课本以及教授提供的其他资料),下课以后还有个人作业,小组讨论,小组作业,以及准备期中,期末考试…… 为了节省时间和旅行费用,还有能跟猫君君度过星期天,我每周六都是当天去当天回。早上3:30起床,赶去坐6:00起飞的飞机,下午6点下课以后立即奔赴SFO机场坐8:30飞机回家。通常回到家精疲力尽,夜宵也吃不下,直接倒下睡到第二天中午T_T。。。猫君如果不出差,都会去机场接送,真的辛苦他了。常常跟别人说起我的周末,我都会感叹:这绝对是真爱:)

转眼间我已经工作了五个多月,随着工作逐步上手,公司对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给我分配的项目越来越复杂,数量越来越多,同时要求我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而团队合作在紧张的项目推进过程中也难免有摩擦,更是让压力增大。加上西雅图的雨季开始,每天都是灰色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一瞬间奔溃了!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我躲在一个角落里,一边跟猫君电话(他出差纽约了又!)一边大哭。。。

我突然发现每天都没有办法从床上蹦起来去上班。好像瞎忙活半天,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大的成就。很是失落。你说我这么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今晚下班回到家,匆匆忙忙吃了晚饭,就开始看案例,然后小组讨论这个星期的作业。这样“赶”的生活,重复着要一直持续到12月中旬。

回头望去,被各种工作任务,繁重的课业,以及一团乱麻的家庭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我,不知不觉地已经走了那么远。暂时还没有做出大成绩的我,也发生了许多质的变化:现在的我,似乎又比去年的我,脱胎换骨了好几回,内心变得更加强大,做事情更加有条理和有效率,思考问题更全面。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些努力一定不会白费。在不久的将来,这些dots总能因为各种缘由串联起来,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It’s ok to be confused…

上帝的用心良苦,你造嘛

原文发表于HIALL BBS, 几年的时间有三万多的阅读量和上千条留言,一直挂在四大德勤版的置顶页。回忆起2007年的那段时间,还历历在目。

我当时面试完很激动,那个时候德勤的面试是我大学找工作的第一次小小的高潮,我看到了自己的闪光点,而且整个面试的过程我都很享受和一群优秀的同学们一较高下的感觉。面试结束后就在星巴克写下了整个面试过程(因为比较热血当时,所以可以看到一些错别字哈哈哈),当时就是怀着一颗回馈BBS的心发了一个贴子,点了“发表”键后就再也没有关注过这个帖子。(更没有想到这篇文章会成为许多求职德勤的同学们的参考贴)。

时隔好几年,由于忘记登陆密码和注册邮箱,我后来无法登陆这个论坛,也没有告诉大家最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是我收到了德勤的拒信,我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一直猜测可能是因为我在天津办公室面试,要申请深圳的职位。为此消沉了一个月,后来还是打起精神来继续找工作,最后真的在深圳找到了工作,一家专门开发购物中心的外资背景房地产公司,误打误撞的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当时的月薪比德勤的职位高了20%。,

回想起那段因为被拒而消沉的日子,我感到真的很庆幸能有这样的经历。刚才重读当年的面经,合伙人(大PAR)问道:为什么要做审计?我的回答明明很牵强。有经验的人当然一下子就能看出我是不是很勉强的。事实证明,我的性格的确不适合从事审计工作,房地产的工作更加适合我。

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有过类似的经历。你为了实现一个目标,吃苦耐劳,十分努力,你也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无懈可击,志在必得。但是最终结果往往出乎人意料之外。现实的无力感真的可以把一个乐天派打入地狱的冷宫。当然,你可以选择在冷宫待着,你也可以一笑了之 Move On!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从那名热血青年变成了“冷血”青年(对许多事情更加看得开,很少有事情可以让我悲痛欲绝或者气到半死)。如果我当初进了德勤做审计,也就不会有我后来这些年的精彩经历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所有事情重来一遍,我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不后悔。

上帝为你关了一扇窗的同时,也为你开了一扇窗。之所以会把那扇窗关掉,就是为了要给你创造属于你,适合你,独一无二的机会啊!

用心之良苦,你看到了吗?

做回意气风发的少年

 

Processed with Rookie Cam

Cherry Blossom at Haas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活的那么辛苦:总有那么多忧虑的事,总是容易患得患失,总是在意别人的目光。

Leadership Communication让我重新做回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自信,坚定,诚恳,谦虚,乐观,怀抱梦想。

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你,你自己也要相信自己,给自己一个A! (Give yourself an A!)。当不如意的事情发生,遇上挫折苦难,举起双手高呼:太棒了! (How Fascinating!)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活的洒脱一些! (Be spontaneous!)

一直朝前走,微笑着,拥抱生命的自由和美好!

 

我的朋友们

因为微信,我跟小时候的好朋友在“失联”多年以后再次联系起来。我们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联系,但还是倍感亲切。我们用家乡话给各自留言,聊聊各自最近的近况,人生中鸡毛蒜皮的事情。我感叹:十几年前在老家压马路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呢,而转眼我们就到了而立之年。

十八岁那年离开家到北方上大学,从此开启漂泊模式,这些年为了心中的梦想一直努力着,每一两年因为工作关系搬一次家,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共计搬了7次家,最近一次搬到了美国洛杉矶,照目前的情况看来,还得再搬1-2次家才可能最后安定下来。

每次对一个城市刚刚熟悉起来,就因为追逐梦想而又要开始收拾行囊,奔向远方。而最让人难过的,就是感觉身边多了一群朋友,却又不得不跟他们分开。有猫君的陪伴我很知足,可总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也会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感到孤独,想念我远方的朋友们。

去年开始在两个学校念研究生,给了我很多机会结识新朋友,但一个学期过去,感觉能处成好朋友的也不会太多。南加大地产项目的同学们背景比较local,大部分都是典型在美国搞地产的:白人,男性,犹太人。有些同学在加州出生加州长大,都没有出国旅行过…… 50多个人里我是全班唯一一个国际学生,同学们大多很nice,但感觉很难跟他们打成一片。伯克利MBA的同学们背景就国际化,很多人都在国际化的五百强公司工作,因此我跟他们在一起共同话题会多一些。不过因为每周才见一次面,而且我经常又要在星期六晚上飞回LA,无法参加各种networking的活动,所以跟他们也少了许多bonding的机会。

奔波于两个学校,加上课业繁重,凡事以顺利考过,顺利毕业为先,我也无法分出太多精力去跟同学们培养同僚感情,一种淡淡的遗憾始终萦绕在我心头。直到今天读到这么一段话,让我释怀了。

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一书中写道: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我们每一个人终将是要孤独的。

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家人和朋友都不可能陪伴你一辈子。我之前纠结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还天真浪漫的认为能给我交心的都应该是一辈子的朋友。可为什么大家都渐渐的失去了联系?其实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小生活奋斗着,需要用许多精力越过草丛和荆棘,处理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是大家不想联系,而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啊!

感恩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朋友们,你们每一个人都对我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一些老朋友在人生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新朋友又在不断进入我的生活中,如此循环反复。我想我依旧会珍惜跟朋友们相处的当下,以我的真诚相待,换对方心中一份美好的回忆。

 

 

It is Luck.

2015年的最后一天(欧洲时间),我在马德里的酒店,打算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即将过去的一年。过去的两个星期,我在法国和西班牙旅行,在巴黎度过了圣诞节,再过几个小时即将在马德里的太阳广场跨年。西班牙有一个传统,用新年敲钟吃葡萄来迎接新一年的到来,一共敲12下,每敲一次吃一颗葡萄许一个心愿。我很期待一会儿新年的钟声。刚才给自己买了粉色的外套和粉色的毛衣,加上这篇博文,是我给自己的新年礼物。

这一年过得十分惊心动魄。我考取了两所dream school的研究生项目,两个项目对我而言侧重点不一样,是一个很好的补充,放弃了哪一个都会遗憾,经过几个月的纠结以后咬咬牙便决定两个项目一起念。这两个学校一个在LA,一个在湾区。我的一周是这样度过的:星期一到四在LA上学,周五飞到湾区上学,周六晚上飞回LA。一个学期两个项目一共10门课,极其紧张的学业,经济压力,加上两地通勤,更是让已经巨大的鸭梨加倍增加。

12月的最后两个星期,为了准备两个项目共计8门期末考试, 每天晚上只睡3个小时。曾经有那么几个瞬间我感觉自己快到崩溃的边缘,我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可是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既然当初凭着自己的直觉做了这个决定,也知道这条路会比较难走,就算再苦也要逼自己走完。

这一年是成长的一年。体现在各个方面:房地产投资和开发的专业知识,英文沟通能力,待人接物和交际(networking)能力,战略思考的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等。还记得MRED开学时和同学们做项目,准备了很久,练习了很久,战战兢兢的站在讲台上拿着纸条念,生怕出错。到这个学期结束时,我已经不用看着PPT,在台上可以谈笑自如,用十分专业的英文术语来做presentation。过程十分痛苦,但是结果让人惊喜。(啊!奇怪,我现在突然少了很多倾诉的欲望,也许是不愿意在此时此刻回想过去六个月的惨痛经历,哈哈)

这一年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他们是各个领域的前途光明的优秀靠谱青年(我有的时候还在想,我是如此幸运能和这些同学们坐在一个课堂里:)

这一年从Irvine搬家到了Pasadena,住在老城附近的一个loft里,我十分喜欢现在的社区,有很多特别棒的cafe, 餐厅,酒吧,博物馆,花园。开车到海边也就半个小时,基本满足了我对于urban life的要求:)

这一年旅行足迹到过亚洲,美洲和欧洲:大阪,京都,富士山,东京,西雅图,旧金山,伯克利,巴黎,巴塞罗那,马德里,阿姆斯特丹,海牙。在世界各地游走的脚步并不因为紧张的生活而停歇。

平安夜,我拉着猫君君的手在埃菲尔铁塔下的草坪走着,九点整,埃菲尔铁塔上星星样子的灯会闪烁五分钟,星星仿佛从天空掉落在铁塔上,这一幕真的美极了!我激动地像个孩子一样在草坪上跳起来,蹦蹦跳跳朝塔的方向奔去。

我突然回想起几年前在大学后门的烤鸡串店,我和猫君君还有几个同学一起喝啤酒吃烤串,畅谈未来。我已经想不起那个夜晚说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时的梦想里,一定没有几年后定居洛杉矶,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下过圣诞节这样的场景。

人生真的很奇妙,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钟的际遇。比起几年前,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做详细的计划,更不喜欢把我要做的事挂在嘴边。 知道自己和家人对于未来的期望,也知道应该要怎么一步一步实现这些愿望,把这些都牢记在心中,默默努力去做。

我发现,可以把目标设定的高一些,结果往往会让人惊讶。不要怕被别人笑话,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没有关系,至少还有Lena和你自己(两个人哦!)相信这个梦想:)

有一次,我跟一位南加州地产基金公司的老板聊天,我问他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他想了一下,十分真诚的对我说:It is luck。我刚开始还觉得他怎么那么敷衍我!我开了快一个小时车来到他办公室,就是为了听到这句话?

后来我跟南希姐聊天(我的MRED同学,一神人,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现在LA有自己的地产开发公司),南希姐问我:如果现在我问你,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你会怎么回答?我停顿了一下,几乎和她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It is luck!!!

我们俩都笑了。我突然开窍:基金公司老板说的没有错,能有今天真的是因为幸运啊!但这并不是说什么都不做,每天坐着等待好事发生。而是一直在默默的努力,磨练自己,当机会来临时确保自己也准备好了,抓住了机会,将梦想变成现实。

而这其中,又包含了满满的感恩之情,感恩上天赐予这份幸运。

即将到来的2016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鸭梨要顶着,有很多坎儿要过,有很多苦头要吃,但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几十年以后跟后辈说起当年的日子,我也可以云淡风轻,淡定的说一句:It is luck.

谢谢各位朋友的关注,无论我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不会感觉孤单,因为我被你们惦记着。衷心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开开心心,梦想成真,一年比一年更精彩!

Lena at Madrid, New Year’s Eve, 2015

 

 

一个瞬间

11:30pm

猫君和我坐在写字台前,他在处理工作的事情,我在看书复习明天一门课的期中考试。又一个并肩作战的夜晚。

我转过头,身旁的人还是12年前我爱的那个男孩,一切都没有变。

我对他说:

如果没有在12年前爱上你,又怎么能在12年以后还深深的爱着你?

 

那些披星戴月的日子

Processed with Rookie Cam

(凌晨12点的LA)

21:30

飞机从SFO 缓缓起飞。我如往常一般结束了伯克利MBA一天的学习,乘飞机回LA。这样披星戴月忙碌的周六已经是第四周。

这个秋季,我迎来人生中的又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从这个学期开始,正式迈入研究生双学位的日程,在四个半月的日子里,要完成十门课的学习(MBA 4门,MRED 6门)。最近一段时间,朋友们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OMG! This is crazy! How can you do this? 我的回答是:Well… You know, I don’t have weekends anymore.

最近的日程是这样的:

星期一到星期四在USC上课,从早上8点开始,每天1-2节大课,每节课3-4个小时。课下的时间,在学校和同学讨论小组作业或者在图书馆里K书写paper。星期四下午和星期五一般都会参加一些networking events,比如找校友出来喝咖啡,吃午饭,参观USC房地产俱乐部的活动等。

星期五和星期六是MBA时间。下午开始看case,看论文,下午6:30飞机飞到湾区,在学校附近的Airbnb/酒店住一晚。

星期六一天就在伯克利商学院度过: 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一共两节课。下课以后参加Happy Hour或者同学聚会,如果没有活动就直接坐飞机回LA。

星期天做一些part-time的工作,准备下一个星期上课的材料。小小的赖床不起成为一个星期中最美妙的事情。

真的很累。每天5点就要起床,晚上12点才能休息。但我还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充满干劲,过得很开心。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我现在正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说在USC学习房地产开发的课程,让我就特别有动力搞清楚这其中的奥妙,所以再晦涩的书看起来也不会觉得累。通过Haas MBA学习如何管理团队,如何做一个出色的领导,如何有效率的沟通,如何有效的做出决定,这些都是我迫切需要提高的地方。

To-do List 永远都有30+ 待办事宜。在兵荒马乱的生活中,有严重拖延症的我也慢慢的学会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做事情变得更加有效率。同时不断的挑战自己, 走出舒适区。比如在60多个人的大课上发言,在各种networking 活动中越来越自如,慢慢学会跟自己文化背景不同的人相处,约校友(陌生人)见面喝咖啡, 习惯了被拒绝 …… 所以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把自己逼的狠一些,你会惊讶于你所看到的结果。

上周六MBA期中考试之后,我去参加同学家的BBQ 派对。我和几个同学围坐在后院烤火,喝啤酒,吃烤肉,聊聊各自的近况。微风轻轻吹过,我抬头看见布满繁星的夜空,感到很幸福。

Processed with Rookie Cam

Processed with Moldiv

 

 

 

 

 

 

 

 

 

 

 

 

许多年以后,我一定还会想起这个夜晚,想起那些披星戴月的日子,心存感激。

 

最可爱的陌生人

最近收到一位网友的留言,她无意间看到我的博客,一夜通宵没睡,把400多篇博文都看了一遍。她说很感谢我这些正能量的文字,希望我继续写下去。

每次收到这样的邮件,都让我由衷的感到幸福。一直把这里当做我的福田,我本不是一个外向的人(虽然表面看上去很阳光很外向),有一些想法总是觉得把它变成文字的感觉会更好一些。于是不自觉的想要记录下来生活中的所思所想,也可以藉由写作把一些杂乱的思绪好好整理,使之成为人生中重要的沉淀。

这一切本来都是十分个人的东西。也许你曾经遇到类似的情况,也许你也有和我一样的疑问,但因为缘分读到了我的文字,多多少找到了一些启发,然后带着这些启发,改变了自己。

在这个纷扰的世界里,一直关注着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有好多熟悉的ID,我都记得你们哦:)你们的留言和邮件我都有仔细读过,也会尽力回复。你们都说我的文字改变了你们,我也想说,我也因为你们变成更好的自己。你们给我的留言,也化成了一股神奇的正能量,让我每一天都勇气满满,在不容易的生活中继续战斗。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 欢迎你们继续给我留言/写邮件:)

 

 

Oski

被分在了Oski班:)

IMG_3697

 

 

 

 

 

 

 

好开心,更加紧张的学习生活即将开始。Go Bears!!!

 

 

换位思考的重要性

IMG_3259上周有一个leadership的课程,Z教授说到了一个例子。Z教授是加州某个城市的市长,常常有各大房地产开发商找他审批项目。他说有一次一个哈佛毕业,曾经在华尔街投行工作过的人找到他,一进到他的办公室就开始一通狂说,说自己以及自己团队的经历多么牛逼,说自己做过了多少成功的项目,说自己是多么了解当地市场,做出了多么缜密的商业计划书……却丝毫没有倾听(也完全不打算如此)坐在桌子对面的人的看法。Z教授对我们说,后来他把这个人从他的办公室赶了出去。

如果一开始的对话是这样开始的:

“我希望听听您的建议:你们的城市需要什么?您的市民需要什么?我可以如何帮助你们实现这些目标?”

这将会是一次很顺利的会议。Z教授说。我不在乎你的光辉履历,或者说你的商业计划说有多么好,我在乎的,是我们是否可以一起合作,你可以为我的城市和我的市民做什么。

我曾经在工作中遇到这样的人,美国著名学校毕业,知名公司工作背景,在聚光灯下生活的他们忘记了“倾听”,跟别人打交道时,总是一味的诉说自己的光辉经历而没有注意倾听会议桌另一边的意见。最后会议的结果大都以失败告终。

倾听是一门十分重要的学问,在倾听中找到对方所需要解决的问题,接着再提出解决方案。先“听”再说,可以让我们把经历更集中在所需要解决的事情上面,让工作更有效率。

在过去几天里,脑子里一直都是Z教授说过的话:How can you add value? (你可以如何增加价值?)

不止在工作中,在生活中也应如此。我们应该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站在对面的这个人TA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我又可以在那些方面增加价值?

做一个可以为别人增加价值的人,谁会不喜欢跟TA合作呢?

(P.S. 在学校古老的图书馆写下这篇文章:)

 

 

走出舒适区

IMG_3285USC的研究生项目已经开学近一个月,感觉自己像光速一样前进。上课,写论文,案例学习,参加小组讨论,完成小组作业,做演讲,同时还有完成各种”非学习”的社团活动,happy hour,学校活动等等……作为全班唯一一个国际学生,所有的这些对于我都是全新的挑战。过去几年的折腾模式把我的适应能力锻炼得很强,我适应的还不错。

上周有一门课的作业是准备一个presentation,内容是教授指定的一片超级晦涩的学术论文,要把这片论文的主要观点在全班同学面前演示。公众演讲一直是我比较弱的地方,如果给我充分的时间准备也还好。但当得知只有1天的准备时间,我就疯鸟。。。那天晚上我准备到半夜3点,第二天早上起来又练习了几遍,虽然不够完美,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我站到台上,却一下子放松下来,其实就是跟朋友聊天嘛, 有什么难的呢!我这样告诉自己。和队友配合的不错,最后我还临场发挥,跟同学们分享了一段在中国的工作经历(举例说明论文中的某个观点)。没有想到,最后老师和全班同学做点评时,我们组的效果是最好的。

而我自己之前一直担心的:我的英文没有像美国人说母语一样啦,完全不是问题。大家关心的是内容。回想起一个星期以前那个晚上的紧张,上台前的别扭,有种云过风清的感觉。

接下来在学校的时间里我会继续加强这一方面的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好。

我们都想过这个问题:如何变成更好的自己?过去一个月的经历告诉我,从自己的短处开始努力,强迫自己跳出自己的“舒适区”,这个过程往往很痛苦,可是当经历了一轮不舒服,痛苦的折腾过程之后,一定会看见新的自己长出来:)